——學習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
  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指出,藝術可以放飛想象的翅膀,但一定要腳踩堅實的大地。文藝創作方法有一百條、一千條,但最根本、最關鍵、最牢靠的辦法是扎根人民、扎根生活。這一重要論述,深刻揭示了文藝創作的內在規律,明確回答了社會主義文藝“依靠誰”“為了誰”這一根本性、全局性的重大問題,為文藝創作走出有“高原”缺“高峰”怪圈,推動新時期文藝事業繁榮發展指明瞭前進方向。
  □趙明仁 肖雲
  腳踩堅實大地 根基在於站穩群眾立場
  習近平總書記把人民的實踐和生活比喻為文藝創作的“大地”,形象生動,意蘊深刻。一切文藝工作者只有踏踏實實地把自己的雙腳踩在這塊大地上,增強群眾觀念、堅持群眾路線、站穩群眾立場,把人民作為文藝表現的主體,作為文藝審美的鑒賞家和評判者,作為推動文藝繁榮發展的動力,才能真正創作出思想精深、藝術精湛、製作精良的精品力作。
  人民是文藝創作生生不息的源頭活水。一旦離開人民,文藝就會變成無根的浮萍、無病的呻吟、無魂的軀殼,這是文藝創作的一條重要規律。“風”與“騷”是幾千年來中國文學尊奉的兩大傳統,而《國風》中的作品全部都是對廣大人民的生活和實踐的真實表達,歷史上偉大的作家都是扎根人民、扎根生活,才創作出了不朽作品的。現實主義詩人杜甫一生以天下蒼生為念,把廣大人民的生活作為自己表現的核心,“窮年憂黎元,嘆息腸內熱”、“朱門酒肉臭,路有凍死骨”,所以他成為中國文藝史上當之無愧的“詩聖”。浪漫主義詩人李白同樣把人民作為自己創作的源泉,“赧郎明月夜,歌曲動寒川”、“君看石芒碭,掩淚悲千古”,所以,他成為中國文藝史上熠熠生輝的“詩仙”。相反,脫離人民、脫離生活就只能創作出內容蒼白、風格卑下的作品。只有從人民群眾豐富多彩的生活和實踐中去尋找素材、吸取營養,才能夠創作出啟迪思想、溫潤心靈、陶冶人生的作品。如果脫離人民,僅僅立足於個人小圈子的風月和夢想,就只能創作出頹廢萎靡之作。
  人民是文藝審美最有發言權的鑒賞家和評判者。堅持從群眾中來,從人民豐富的生活和實踐中吸取營養而後進行創作;堅持到群眾中去,把人民的實踐之美、生活之美、心靈之美真正表現出來,交給人民去鑒賞、去評判,這是藝術的歷史唯物主義。因為人民對自己的生活和實踐體驗最深刻、最準確,感受最真實、最強烈,文藝表現是否準確、是否深刻、是否在思想性、藝術性和觀賞性方面實現了有機統一,也只有人民才看得最真切、才最有發言權。任何孤芳自賞都只能是一廂情願的自我陶醉。如果一部作品能夠真實地表現人民的生活和實踐,又能夠與人民產生共鳴,就能夠成為經得起人民的鑒賞和評判、經得起歷史檢驗的好作品。
  人民是推動文藝繁榮發展的真正動力。習近平總書記指出,文藝工作者要深深懂得人民是歷史創造者的道理。人民是最富有創造力的,他們不斷創新生活、創新實踐,不斷為文藝提供豐富多彩、生動鮮活的內容和源源不竭的素材。只要我們始終腳踩堅實大地、與人民同行,我們就能創作出與美麗同在、與歷史同在的優秀作品;就可以不斷創新文藝內容,推動文藝向前發展。
  腳踩堅實大地 藝術翅膀才會更加豐滿
  作家藝術家只有老老實實地深入群眾、深入生活,加強對世界觀、人生觀、價值觀改造,堅持正確的思想,培養豐富的情感,練就嫻熟的技巧,才能使藝術翅膀更加豐滿,做到精騖八級、心游萬仞,創作生產出更多優秀作品。
  正確的思想是藝術想象的導航儀。想象是受思想感情指引的活動。思想感情含糊混沌,想象的翅膀就無力騰飛,即使勉強飛起來也往往會迷失方向,甚至背離生活真實。清代俞萬春站在統治階級立場創作《蕩寇志》,以與歷史前進方向相悖的腐朽政治觀、倫理觀,隨心所欲地污衊農民起義,成為反動文學代表,這就是錯誤思想引導藝術想象產生的惡果。偉大的新聞記者範長江不為國民黨的政治宣傳所矇蔽,不囿於《大公報》的政治傾向,不顧自己的國民黨員身份,隻身沿著紅軍長征所走過的路線進行深入的採訪,後來寫出了轟動全國的《中國的西北角》。如果不是因為他有著正確的思想觀念,絕對寫不出這種被廣泛認同和追捧的作品。因此,當文藝工作者創作的作品所表現的價值與廣大人民的價值一致時,就能夠引起共鳴,相反就會被人民唾棄、被歷史湮沒。
  豐富的情感是藝術想象的發動機。當思想導入了正途,情感與想象就成為藝術創作的核心因素;情感是藝術想象衝天而起的發動機,想象是情感扶搖而上的助推劑。藝術所要傳達的情感並不是藝術家本人的情感,而是藝術家對生活中那些能夠激起這種情感的現實對象的反映。而現實對象要能夠激起藝術家的情感,藝術家就必須熟悉自己的對象、熱愛自己的對象。一個陌生人的親人去世了,我們除了同情以外,不會有多少的悲哀;相反,如果是我們自己的親人、或者我們朋友的親人去世了,我們就會悲痛不已。這是因為我們熟悉他們、我們跟他們有深厚的感情。人民是文藝表現的主體,要表現這個主體,同樣必須腳踩堅實大地,和人民一起實踐和生活,對人民愛得真摯、愛得徹底、愛得持久。當我們充分熟悉了人民的實踐和生活以後,當我們的愛憎與作為表現主體的人民血肉相連的時候,當人民的實踐和生活激發了我們的創作激情以後,藝術家的藝術才能就會煥發出來,藝術想象的發動機就會開啟翱翔天地的翅膀,就會喚起聯翩無窮的豐富想象。
  嫻熟的技巧是藝術想象的加油站。藝術技巧是創作主體對社會生活的觀察、體驗、認識、傳達,以及藝術實踐各種因素綜合作用的產物。具體講,藝術技巧就是生活本身的肌理和規律的體現,發現並出色地表現這個肌理和規律就是藝術技巧。如同鏡頭裡的美景,絕不是攝影技巧的產物,而是攝影師對景色的卓越再現,離開景色本身,再高超的技巧也拍不出好看的圖片。不能發現生活本身的肌理和規律,任憑多麼嫻熟高超的藝術技巧,也難以創作出優秀的作品。巴金的《家》能夠藝術地再現時代環境和人物特征,就因為他準確抓住了當時社會生活的本質。因此,沒有缺乏藝術技巧而完美表現的現實生活,也沒有脫離現實生活而游刃有餘的單純藝術技巧。文藝工作者必須堅持“三貼近”原則,觀察、體驗、研究、分析一切的人和事物,只有具備了透過現象看到本質的真功夫,才能夠真正創作生產出人民喜聞樂見的優秀作品。
  腳踩堅實大地 優秀作品才能不斷涌現
  自古以來,很多作家藝術家因為人民立言、為時代放歌而名垂青史、流芳百世。屈原《離騷》愛國為民的情懷,杜甫《三吏》《三別》的悲慨,白居易《琵琶行》的低回等,無一不體現鮮明的人民性。相反,齊梁至唐初的“宮體詩”以表現宮廷為中心,嚴重脫離人民生活,成為中國詩歌史上的一段空白。明初的“台閣體”以歌頌統治階級為能事,風格疲沓,情感虛浮,其作品就沒有任何生命力。
  當然,強調人民性,不是說人民的一切方面都要表現,人民的一切需求都要滿足。人民的需求各式各樣,有層次優劣之分、趣味高低之別。習近平總書記強調,低俗不是通俗,欲望不代表希望,單純感官娛樂不等於精神快樂。腳踩堅實大地,就要判別群眾的需求,哪些是積極向上值得鼓勵的,哪些是低級惡俗需要摒棄的,哪些有利於社會的風氣正義,哪些有利於優秀文化的傳承弘揚,要旗幟鮮明、態度堅決。
  近年來,以玩笑文學、黃色文學等為代表的“偽文學”因其經濟效益而大行其道。本來玩笑文學就是讓大家笑一笑、樂一樂,其中不乏睿智和幽默,但現在卻走向了低俗文學、艷俗文學、媚俗文學、惡俗文學,最終墮落為黃色文學。這些“偽文學”逐漸充斥網絡、熒屏和圖書,迎合人們單純的感官娛樂。一些文藝作品的質量處於一個僅僅給大眾提供膚淺娛樂的層次上,作品的質量始終在這個層次上停滯不前,沒有什麼提升,甚至有越來越向下行的趨勢。一些作家和藝人把文藝工作者的天職拋諸腦後,甘做金錢的奴隸,孜孜於票房、收視率、發行率、購買率,孜孜於個人收入,渾然不管文藝的社會效益、文藝的思想性和藝術性,也不管藝術的進步和藝術水平的提高,自以為是,沉湎終日。抗戰劇、諜戰劇、宮廷劇、武俠劇等類型劇,數量多得令人眼花繚亂,但不是在競爭中不斷提高質量,反而是因襲模仿、大同小異,不斷朝著娛樂化、怪異化方向發展,思想性藝術性有重大突破的精品力作幾乎是鳳毛麟角。
  偽文學無關藝術,低級趣味背離了人民性的本質,是一些文藝工作者脫離群眾、急功近利、浮躁怠惰的表現。魯迅先生說:“從血管里出來的都是血,從噴泉里出來的都是水。”消除這些現象,改變文藝生態環境,需要一大批文藝工作者腳踩堅實大地,勇於攀登文藝高峰。這樣我們才能創作出思想精深、藝術精湛、製作精良的文藝作品,才能創作出無愧於時代的優秀作品。
  (作者分別系省委宣傳部副部長、省社科院哲學與文化研究所副研究員)
  (原標題:腳踩堅實大地 勇攀文藝高峰)
創作者介紹

多倫多

ldqokvaakwhw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